他的“小传”
  • 从小在湖边长大,学会了游泳

    1963年,赵景柱生于一个工人家庭。从小在湖边长大,八九岁时,赵景柱就学会了游泳。 初中毕业后,赵景柱当了一名工人。1999年,赵景柱所在的单位鞍山液化石油钢瓶厂由于效益不好申请了破产,赵景柱也随之下岗,靠打零工来维持生活。转眼到了2003年,他所在单位买断后他四处打零工。[详细]

  • 患胃癌手术后依然下水救人

    2008年10月,也就是赵景柱出院一年后,妈妈去世了,丧事办了三天,赵景柱也哭了三天,说不清哪来那么多的眼泪,以至于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都劝他“想开点”。这年年末,赵景柱就得了胃癌…… 那时,人生于赵景柱的意义,只有“失败”。坐在湖边,赵景柱常反问自己:“我还能做什么?”直到一次又一次救人后,赵景柱才又寻找到人生价值——“我还能救人,我又有用了!” 胃癌手术后,赵景柱回到湖边,继续义务救人。[详细]

  • 他成为二一九湖的守护者

    2008年夏天,正捞废铁的赵景柱望见湖里一个男孩游不动了,就把男孩救上岸,男孩买来两瓶矿泉水送给赵景柱。水,赵景柱没收,心却挺舒服。这之后,他又成功救了两个人。 赵景柱天天带着饭盒在湖边转悠。从清晨到天黑,每天十多个小时守在湖边。[详细]

  • 事迹多次被报道 鞍山人心中的英雄

    从2007年起,千山晚报开始陆续报道有关赵景柱的事迹。十年间,赵景柱从最初的“最帅拾荒人”,一步步成为鞍山市民心目中的“草根英雄”。十多年中,赵景柱先后多次获得鞍山市学雷锋标兵,鞍山市道德模范,入围中国好人榜,最美鞍山人,鞍山市十大“感动人物”等荣誉。今年3月15日,赵景柱又荣获鞍山市铁东区见义勇为先进个人奖[详细]

  • 被病痛折磨 救人依然义无反顾

    赵景柱的健康状况十分恶劣且非常严重。早在数年前他就患上了胃癌和肝硬化等重症,然而他却一次次义无反顾地跃入冰湖中救人。2009年冬的一次救人后,老赵全身浮肿,还出现了骨折,但他一定要让身边的人替他保密,怕给被救者造成心理负担。今年3月末,赵景柱感到肝部不适,随后被鞍山和北京医生确诊为肝癌晚期,病情恶化迅速[详细]

他的事迹
  • 2008年夏天 他第一次救人

    2008年夏天,正捞废铁的赵景柱望见湖里一个男孩游不动了,就把男孩救上岸,男孩买来两瓶矿泉水送给赵景柱。水,赵景柱没收,心却挺舒服。这之后,他又成功救了两个人。三次救人,赵景柱都有同一种感受:“太好受了,身上的病仿佛好了似的。”[详细]

  • 2008年夏天 他第一次打捞尸体

    赵景柱第一次打捞尸体,是2008年夏天。当时,一个游泳者沉入湖底,赵景柱打捞4个多小时才找到人,死者家属给赵景柱钱,赵景柱不要,他不止一次看到“救人要钱”的新闻,感觉简直是乘人之危,发誓不做那样的人。[详细]

  • 2009年11月 救人视频上网 他被全国熟知

    赵景柱,这位令人感动和尊敬的鞍山汉子如今越来越火。他的救人视频先后在辽宁卫视《第一时间》、百度鞍山吧出现后,11月18日,赵景柱和王克冰湖救起轻生老太的视频又出现在中国第一大视频网站——优酷网上,四川电视台新闻频道也引用了这段视频,并做了10余分钟的相关新闻。“草根英雄”赵景柱已经声名远播,被他感动的不止是鞍山人,还有全国各地的人们[详细]

他的荣誉
网友追忆
  • 二一九湖,请用这种方式将他铭记!

    鞍山“草根英雄”赵景柱去世的消息发出后,千华网收到一封网友来信,着实打动了小编,现将来信全文刊登如下:   6月1日,一个欢乐日子,看到千山晚报上发了一则消息:说赵景柱走了!瞬间,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赵景柱只是一个我素昧平生的鞍山人,我知道他也是通过新闻媒体报道他一次次跳湖救人的义举;后来,一次次在逛二一九公园时碰到他,见他矮矮的,穿着破旧、随身的背包里装的是游人们不要的饮料瓶子。立时,他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就打了折扣:他那老实、木讷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救人的英雄嘛,倒像需要人救助的弱势群体。再后来,从一些朋友口中或媒体上,进一步了解到他,确实也是个需要帮助的人,贫困、得过癌、没工作没婚姻也没子女……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不分冬夏早晚地跳湖救人或捞尸,且不图报酬[详细]

  • 一次探望成了最后永别

    老赵的离世,让我责备自己为什么没有剪报。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我记者职业生涯中记忆最深、交往最为密切的新闻人物,没有之一。他是我笔下多篇新闻的“光环男主”,身染重病的低保户,瘦小平凡,却散发着正能量。把人救活了,高兴地转身离开,打捞上来尸体,跟着难受落泪,自己因为做好事受伤也不言语,本来生活拮据却坚强自食其力…… 他不好张扬,做了好事从来不主动联系我;他热情,遇上什么新鲜事儿都会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他厚道,自己救人命的事儿可以看淡到“我就有点儿水性,谁赶上了都能那么做”,可别人给个针头线脑儿,他都如数家珍一样不差;他低调朴实,善良宽容,面对现实从容淡定,从不苛求……[详细]

  • 湖边那位“守护者”走了

    得知老赵去世时,我正在上班的路上,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深呼吸了几分钟,心里的悲伤却始终挥之不去。回忆起几年来相处的点点滴滴,兄弟般的情谊……这一切都不停地撕扯着我的心,痛得难以呼吸。 当初,我从外地赶回鞍山,来到病房看他时,他的双眼发黄,无神地望着病房天花板,神志迷离。坐在病房里,我陪他说话,只有我一个人说,他已无法回复。我说着他的遗憾、他的心结,还有他的不舍,就像说着自己家的事儿一样。 记得2015年,他接受肝脏肿瘤消融手术。医生说,如果再次病发,局面无法挽回。[详细]